无所事事。

夜奔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已到死胡同,林冲估摸着徐宁就算爬着来也快到了。情急之下向四周张望,看见胡同边上有个竹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冲真想大唱天不亡我,走上前正要撸起袖管试它一试,竹篓底下突然钻出一个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要恐怖片的节奏!林冲下意识一拳挥过去。可待到认清那吓人的孙子是谁时,不禁再补了一拳,心中骂道:...


夜奔。

       馊肉的味道在灼烧的火焰中渐渐淡去,宋江起身拍了拍裤子准备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一个身影挡住了他的去路,“……宋江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江心说不好,一抬头,正是巡夜的梁山伯的头子王伦。他看着地上的残渣,表情顿时阴沉下来,厉声问道:“你干了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,肚子饿,烧了只鸡。...

夜奔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江低着头,一直走到小巷尽头的垃圾房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默默地放下书包,拉开拉链,颤抖着手拿出一大块用塑料袋包裹着,看不清形状的东西,用匕首小心地割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做这种事情……宋江看着塑料袋外沾上的血迹,竟莫名感到有些兴奋。...


夜奔。

       林冲手扶着墙,一个伶俐的转身拐过了街角。所幸暂时摆脱了追兵,但伤腿却因为大幅度的扭转而吃痛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“嘶——”他心下一沉,这腿是跑不快了。

       正扶着墙行奔走着,眼前突然翻过来一人,生生断了他的去路。 

       这人林冲认识,是学生会秘书徐宁。...


夜奔。

   高俅领着大队人马在月下寂寥的小巷里悄无声息地穿行着。一身黑衣的他们像鬼魅般融入深夜浓重的黑色里。没有人说话,只剩下鞋跟摩擦地面发出的轻微响声。

   前面跌跌撞撞的身影七拐八拐,竟一下子不见了。高俅示意后面的人停下,将耳贴在墙上闭眼听了一会儿。

   翻过去。他指了指墙,对副手示意。

   这一次,他一定要让林冲受到制裁。

   作为学生会主席。

   作为徽宗的走狗。

1 / 2

© 诶嘿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